莫雪佀days

喜欢你这么靠着我😊我爱我的点点点😳

点点点~过年又吃胖了吧😂😂😂

点点点😊新年快乐😊很期待跟你一起度过的2017😊

与蹇与齐之愿与君同归去【中篇】


齐之侃没有想到自己还能醒来。
胸腹间的疼痛,还没有完全消退。他不动声色地观察着眼前的环境:暗无天日的牢房;墙上陈列的,是各式各样的刑具;旁边熊熊燃烧的火焰里,静静的躺着几块烧红的烙铁……
而他自己则被紧紧地绑缚在牢房中央的刑架上,动弹不得。原来自己没有死,而是被俘虏了。毓埥,为什么要留着他一个降将的性命?难道还指望他投降不成?
牢房外响起了脚步声。有人来了。齐之侃警惕地绷紧了身体。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响起,牢房门被粗暴地打开了。走在最前面的自然是毓埥,他的身后跟着两个手持长鞭的亲兵,看样子,是一会儿行刑之人。
毓埥打量着齐之侃。这人虽然深陷囫囵,却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样子,好似这世间的一切,都无法扰乱他的心。
“齐将军一定非常疑惑本王为何悄悄留你性命是吗?说实话,这乃是本王私心。本王颇为赏识将军的胆识,想将将军招为己用。若将军愿意,本王会以宾客之礼待你……”
齐之侃淡淡地瞥了一眼仍在喋喋不休的毓埥,索性放松身体靠着身后的刑架闭眼假寐。毓埥见他这副样子,脸色沉了沉:“齐将军,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,那就莫怪本王不近人情了。来人啊!给本王用刑,一直到齐将军松口为止!”说罢,便愤怒地甩袖离去。
带着内力的鞭子呼啸着卷上身体的时候,齐之侃疼得浑身一颤。额上慢慢渗出冷汗。他咬紧下唇,拼命将那声痛呼压回喉咙。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,第二鞭接踵而至。鞭子割破了衣服,深深地嵌进齐之侃的肌肤……一鞭接着一鞭,齐之侃依然如青竹般坚韧,他甚至连一声呻吟都没有发出。不是不疼,只是他知道,他是天玑的上将军,怎能在敌人面前示弱?
齐之侃已经记不得时间过去了多久。他几乎把这里所有的刑罚都受了个遍。齐之侃不怕熬刑。当滚烫的烙铁落在胸前时,他没有怕过;当可怖的拶子夹断手指时,他没有怕过;当尖利的竹签刺入指尖时,他没有怕过;唯有当带着倒刺的玄铁穿过琵琶骨的这一刻,齐之侃终于忍不住闷哼了一声。感受着自己内力的慢慢流失,他知道,他这一身武功,是真真正正地失去了。一股名叫“害怕”的情绪,在他的心里快速地生根发芽。从这一刻开始,将星齐之侃再不复存在。他不怕失去这个名号,他只怕这一生,再也没有资格站在王上身边,护他于水火之中……
刑具只是在他身上划下鲜血淋漓的伤口而已,却永远撕不开他的心,割不断他的爱。

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,齐之侃越来越担心。毓埥自那日走后,再没有来过一次,仿佛是将他齐之侃彻底忘记了。他是否去攻打天玑了?王上现在身在何处?是否安好?
毓埥并没有让齐之侃等太久。他再一次看到齐之侃,看到他的惨烈。齐之侃身上所着的还是那日被俘时的白衣,只是已经破碎的不成样子。鲜血顺着衣服的纹路滑落,一滴一滴的落到地上。当他在齐之侃身前站定,少年将军挣扎着抬起头,如鹰般锐利的双眸将他紧紧锁死。那眼神太过凌厉,毓埥只感觉后背一阵发凉。他不敢再看齐之侃的眼睛。
“齐将军,本王今天来就是要告诉你——天玑,亡、国、了!”毓埥故意将“亡国”二字咬得极重。他就是要让齐之侃明白,他有能力让他的国家一夜倾覆。
齐之侃被绑缚在刑架上的身躯猛地一颤。他怔忪了片刻,突然大力地挣扎起来:“王……王上呢!”他的嗓子,因为太久没有说话的缘故而变得沙哑不堪,这会儿定然十分难受,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,他哑着嗓子向毓埥咆哮:“你若敢伤他,我便是死也要取你性命!”
毓埥看着齐之侃这副模样,冷笑道:“既是亡国之君,又有何颜面苟活于世?”
一句话,让齐之侃如坠深渊。刻骨的冰冷,仿佛要将他就此淹没。
齐之侃如同丢掉了三魂七魄,颓然靠回刑架。穿肩而过的玄铁摩擦着裸露的皮肉,猩红的血液从绽开的裂口中迸出。齐之侃仰起头,固执地把泪水圈在眼眶里,不让它们流下来。瘦削的锁骨冒着玄铁烙过的白气。他几乎要把下唇咬穿。可他又想让那疼痛刻进骨子里,刻进自己千疮百孔的心里。牢房的影子在面前胡乱的晃动,天旋地转之间,齐之侃听到毓埥放声大笑。
天玑的子民已经饱受战乱之苦,而他作为将军,却只能待在牢房里,恨着怨着。挣扎在冰冷的刑架和滚烫的玄铁之间,什么也无法改变。齐之侃觉得自己从没有这么绝望过。就连彼时被国师陷害,被天下人说是灾星,也没有如此绝望。因为那时他还有王上。现在,他什么也没有了。
不!王上不会有事的!他还没有找到他呢。只是一瞬间,齐之侃坚定了信念——王上不会离开他,不会离开天玑的百姓。他的王上,一定还活着,他一定在想救他出去的办法。
他会努力的活下去。他相信,他终会等到王上来接他回家的那一天。

看文愉快。
我需要一把刀子切蛋糕~2333333~
写的比我预想中的要多。所以最后决定分了三篇。这篇的煎饼还是活在台词里,不过他下一篇一定是重要人物😊

与蹇与齐之愿与君同归去【上篇】

纵使命运无法更改
我亦想与你相拥长眠
碧落黄泉
血冷山河
此生惟有初心不曾改变
  

    那日城楼之上,齐之侃心情沉重地听着斥候的回禀。当听到百姓之间流传的“遖宿王要屠城”时,齐之侃的心抽痛了一下。民心已然动摇。他知道,这场仗,他已经败了。败的彻彻底底。“王上,属下有罪,属下已无法替王上保住这截水城,这下,竟也无法保住这截水城中的百姓了么?”齐之侃痛苦地闭了眼睛,随后扯起一抹无奈的苦笑,喃喃道:“俗话说,文死谏,武死战。我到底还是没能死在阵前。”他看着城楼上被卷挟着黄沙的大风吹得猎猎作响的“蹇”字大旗,心中泛起一阵酸楚:“王上,属下这次怕是回不去了。”他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,对着斥候说道:“你去告诉遖宿王,只要他肯善待我军中的将士和城中的百姓,我便即刻打开城门。”
斥候领命而去,只留下齐之侃一人,齐之侃负手而立,看着这腥风血雨的战场:“王上,若是属下未能替您守护好这江山,您会责怪属下吗?这战败之名,就由属下一人担着吧……”
城门已开,截水城已破,齐之侃静静地站在城门口,听着催魂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仿佛为他即将消逝的生命奏响最后的乐章。转眼间,一队人马已在身前。为首的,正是遖宿王毓埥。
毓埥看着面前这个白衣黑发,眉清目秀的少年将军,不免有些惋惜。他可是亲眼见他在战场上的用兵如神,所向披靡。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。但他也深知,这样的人若不能为己所用,留着必然是一个巨大的祸患。毓埥叹了口气,轻轻的挥了挥手,一个侍从便端着早已准备好的毒酒,走到齐之侃身前。
齐之侃平静地看着面前的毒酒,他早已料想到这个结局。遖宿王算是个明君,想必不会真的屠杀城中百姓。将士们放下兵器不再反抗,也会得到善待。只是他这个将军,是非死不可的。如果他活着,将是遖宿最危险的隐患。单凭这点,他齐之侃的性命,断然不会被留下。罢了,如果他的死亡能换来满城军民的平安,他虽死未悔。
纤细修长,骨节分明的手执起酒杯,齐之侃用带着薄茧的指尖轻轻地摩挲着酒杯上的花纹。片刻,他沉声说道:“还请遖宿王莫要忘了承诺。”说罢,他将杯中毒酒一饮而尽。
胸腹间猛然窜起一股剧烈的疼痛,齐之侃的嘴角溢出一缕鲜血,淌过修长的脖颈,染红了素白衣领。他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,缓缓倒下。
齐之侃仰面躺在地上,看着逐渐西沉的太阳带走天边最后一抹明亮,听着身后将士们悲恸地哭喊,感受着自己生命地慢慢流逝。身体的疼痛渐渐离他远去。少了这份疼痛的折磨,他的心中一片平静。他想着他在这世间惟一的留恋——他的王上。
“王上,当日一别,不曾想竟是永别……”
也许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,就是没有告诉王上他对他的爱。这份超越君臣之情,救命之恩的爱,注定要被他深埋于心中,这是他注定要带入坟墓的秘密。
齐之侃轻轻弯了弯嘴角,缓缓闭上了饱含深情的双眸,任由那无尽的黑暗将他慢慢吞噬。
无人看到,他眼角落下的一滴清泪,滑过鬓发,坠落在漫漫黄沙之中……


看文愉快。
因为明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,所以这篇算是写给我自己的生日贺文。一共分上下两部分,这算是上篇,明天会来更新下篇。上篇是悲,下篇肯定是HE啦。这篇的蹇宾,只是活在小齐的回忆里。下篇会有他的出场。不多,但是很重要~
相信我,我也是爱小齐的。但是越爱他就越想虐他。2333333~

少爷10.25更博😄
没错!你太优秀了!😘😘😘

少爷10.23更博😄

少爷10.1更博😄

少爷9.15更博😄

与蹇与齐{甜篇}

  易恩生日快乐😄😄😄

  蹇宾从噩梦中惊醒,浑身大汗淋漓。他猛地坐起身子,痛苦地捂住胸口,大口的喘息着。蹇宾用颤抖的声音,喊着齐之侃的名字:“小齐……小齐……回来……别走!”
    房门外正在为蹇宾守夜的齐之侃听到内室的动静急忙推门走了进去。他来到蹇宾床边,俯身行礼:“王上,属下在这儿,发生了什么事?”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进屋内,正洒在齐之侃的身上,头发上。为他(小齐)染上了一层朦胧,他变得那么不真实,仿佛随时都会永远地消失。蹇宾突然慌了,他顾不上穿好鞋袜,赤着脚下了地,颤抖着一把将齐之侃抱进怀里。齐之侃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:“王上,您怎么了?”蹇宾的双手渐渐收紧,像是要将齐之侃融入骨血。他低声说道:“小齐,本王没事,本王就是想你了,你让本王多抱一会儿好么?”齐之侃没有再问什么,他只是乖顺地侧了侧身子,好让蹇宾抱得舒服一点。齐之侃悄悄将自己的脑袋贴近蹇宾的胸口,听着那擂鼓般的心跳声,齐之侃英挺的眉峰微不可闻地蹙了蹙。到底是什么事情,能让他的王上紧张至此?齐之侃感到自己的心口一阵疼痛,他心疼这样的王上。
    蹇宾静静地抱着齐之侃,贪婪地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。刚才的梦,仍让他心有余悸,梦里的小齐也是被他抱在怀里,可是太过冰冷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活人该有的温度。颈间巨大的伤口,像一柄利剑,狠狠地刺进了他(蹇宾)的心里,鲜血淋漓……
    蹇宾不敢再想下去。他将下颌轻轻地抵在齐之侃的额头上,一手抚摸着他(小齐)及腰的柔顺长发,一手又悄悄将他抱紧了些。他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掌心下属于齐之侃的温度。是了,这才是他的小齐,会对他微笑的小齐,不顾危险为他征战沙场的小齐……这是,活生生的小齐啊。他此生最大的温暖,只有他(小齐)在他(蹇宾)才会安心。
    “小齐啊,刚刚本王做了一个梦,本王梦见……梦见小齐为保住本王,自尽了……”蹇宾哽咽了。痛苦的蹇宾没有发觉,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他怀中的齐之侃,身子一僵。
    齐之侃心头巨震。不错,他是存了这样的心思。这天下已经不太平了,谁也无法预料到自己下一刻是生是死。他唯一能做的,便是帮王上守好这国家。若有一天守不住了,那他即便是死,也要护王上周全。因为,他的王上,才是他心中要守的全部啊。
    “小齐,本王向你道歉,本王不该疑你,以后再不会了,小齐,陪在本王身边好么?若有一天……小齐不在了,那本王,也该不在了……”齐之侃急忙捂住蹇宾那两片轻启的薄唇:“王上莫要胡说,王上定能长命百岁!”蹇宾轻声笑了:“小齐,本王不求别的,只求你能平平安安,你若平安了,本王便平安了。”王上是知晓了他的心思才将这番话说与他听的么?王上,我从不曾怪过你,因为我明白你肩负的责任。你可知道,我对你的心意从没有因你对我的怀疑而动摇过一分。王上,小齐这一辈子都会跟着你。小齐,不会跟丢的。
    齐之侃伸出双手回抱住蹇宾,柔声说道:“王上,地上凉,您该回床上休息了。更深露重,您小心身子,别着了凉。”“小齐,外面天寒,今晚在本王这里睡下吧,你也该好好休息。”蹇宾一边说着,一边用修长的手指帮他脱去衣服外面的软甲,解开束发的软带。齐之侃乖乖地任由蹇宾动作,他(小齐)永远不会违背他(蹇宾)的意愿。
    蹇宾拉着他走到床边,和衣躺下。然后齐之侃感到自己被搂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蹇宾的气息扑面而来,那是能令齐之侃安心的味道。齐之侃看着蹇宾微闭的双眼,舒展的眉头,听着蹇宾平缓均匀的呼吸声,轻轻的笑了。他悄悄从被子里伸出手,细细地勾勒着蹇宾细致的眉眼,好久好久,他声音极小的说了句:“王上,小齐爱你。”说完后他紧张地看着蹇宾的反应,见他好像没醒,这才舒了一口气,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。齐之侃心满意足地缩进蹇宾的怀里,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,安然睡去。
    齐之侃不曾想到的是,在他睡着后不久,蹇宾便睁开了眼睛。蹇宾一直装睡,就是想看看小齐的反应,没想到却有了这意外之喜。原来小齐对他也是这般深情。他想起平日里小齐闷闷的性子,怕是严刑逼供都不会对他吐露内心的情意。蹇宾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任重而道远啊……”不过他的小齐,还真是可爱。蹇宾将齐之侃露在外面的手塞回被子,轻轻地吻上了齐之侃的额角,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:“小齐,蹇宾也爱你。”他小心地拿过齐之侃的一缕头发,与自己的紧紧系在一起。结发,结发……
    小齐,这一次,蹇宾绝不负你。
    小齐,蹇宾想要的,是与你的一辈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