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雪佀days

与蹇与齐{甜萌番外}

【背景】:蹇宾(王上)御驾亲征(陪着小齐)
【地点】:在军营/帐篷外
【事件】:小齐江报军情,王上胜券在握开始挑逗……
    【小齐从马上下来】“报王上,今我军已破敌之八九,大势必胜,若乘胜追击,方可拿下敌军并添置俘虏。还望王上下令!”
    蹇宾邪魅一笑,勾起唇角说道:“下令?我要小齐现在过来……”蹇宾悄悄搂过齐之侃的腰,齐之侃轻声惊呼,随即恢复平静,正色道:“军令之事,王上勿将之作为玩笑。”他说着便拨开蹇宾的手,耳根后却多了一抹可疑的红色。蹇宾将齐之侃的反应尽数收进眼里,却并不点破,只在心里品味着他的小齐的可爱。蹇宾沉吟了一下,说道:“穷寇莫追,也罢,且放他们一马,来日再战。若吓吓他们也算是了解了他们的实力。”齐之侃听罢,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王上说的有理,属下都听王上的,属下这就去下令!”齐之侃刚转过身,就被蹇宾从身后拦腰抱进怀里:“小齐当真,什么都听本王的?”
蹇宾的鼻息喷在齐之侃,裸😊露的脖颈上,手握住齐之侃的手,说:“别走,陪我。”齐之侃略微挣扎一下,便感到蹇宾抱得愈发紧了。既然挣脱不开,齐之侃索性也不再动了,安心地靠在蹇宾的怀中。远处战鼓喧天,帐前却是一片祥和。两人就这样抱着,仿佛世界已不再有其他任何的嘈杂。
    寒冷的月光吞噬着马革裹尸的战场,吹过脸颊的风都变得不再真实。齐之侃沉醉了。如果没有战争,如果没有君臣关系的束缚。他多想拥有他。他(小齐)可以和他遍游这江山盛地,牵他的手漫步于山川湖泊。可此刻,轰轰的马蹄声让齐之侃瞬间清醒过来:他(蹇宾)是天玑的王,他有他的国家,他有他的百姓,他有他的责任,他有他必须要守护的东西。可他(小齐)只有他(蹇宾)。“王上,小齐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去守护您,去守护您想要守护的东西。”齐之侃在心里默默地想着,修长有力的手指慢慢地攥紧了蹇宾的衣角。
   良久,齐之侃从蹇宾的怀里挣脱出来,行完该行的礼仪,他后退了一大步,颇有距离感地说道:“王上,恕属下不能陪您,几十万将士还在奋勇追杀敌军,怕是我离开这么久,军心该动摇了!”把儿女情长暂且搁下,打完这仗我就陪您……齐之侃在心里默默说完。
    蹇宾眯了眯眼睛望向自己的军队,远无边际的沙尘裹挟着血与泪,胜利来之不易,他不能将小齐永远束在自己身边。小齐是一只雄鹰,他该是属于蓝天的,他不该被束缚在这一小方天地之中。蹇宾叹了口气,欲拉起齐之侃的手,却被他躲开。齐之侃神情复杂地看着蹇宾,嗫嚅着,终了还是转过身跨上马背。正欲催马时,他突然听到了号角声。那是,胜利的号角!蹇宾显然已经听到了,他欣喜地拦下齐之侃:“齐将军,仗打完了,你该属于本王了。”齐之侃看着蹇宾得意洋洋又带有威胁性的瞳孔,下马行礼,说:“祝贺王上又赢一仗!属下这就去犒赏众将士,莫要耽误了时辰。”说完便匆匆侧身而去。蹇宾低吼道:“齐之侃!你给本王站住!你三番五次地离我远去还不够么!没有你,就算赢了这仗又如何!我还不是一样活在这冷冰冰的世界里?每天枕戈待旦的日子有多苦你不是不知!齐将军!你若再敢向前一步,就是违抗军令!给我回来!”
    齐之侃有些委屈,但还是软软地迈着步子回到自家王上身边,沉默。蹇宾一把将他抱住,温柔的在他的耳边呢喃:“小齐,你可不能再走了,我不会再放你走了……再走多远我也跟着你……我宁可不做这天玑的王,我也想……”蹇宾哽咽了。齐之侃不敢乱动,紧咬着下唇,就任凭他那样抱着,在耳边轻语。然后,他伸手回抱住蹇宾……
    将士们带着胜利的喜悦凯旋而归,热气腾腾的白雾在军营里散开又聚拢,仿佛知道他俩在某个地方安静地相拥着,便遮挡住帐篷外的世界。“王上……将士们回来了……”蹇宾恋恋不舍地放下环抱着齐之侃的手臂,不耐烦地咂咂舌。他又仔仔细细的盯着齐之侃清亮的眼睛看起来,看着看着便印下一吻。齐之侃愣住了,他伸出手,摸了摸刚被蹇宾吻过的眼睛,那上面,好像还残留着蹇宾嘴唇的温度。这样的小齐太可爱了,蹇宾这样想着,又吻上齐之侃软软的,稍有些冰凉的唇。唇齿交😊融,又一触即离。“甜的。”蹇宾自顾自地转过身去,拿上旗子出了帐篷,只留下齐之侃一人惊愕地站在原地,久久回不过神来。
    “今天,我军大举克敌,大家都是好样的!怨我未能亲自督战,自罚三杯!今日大家便好酒好肉,共享着军工功!”蹇宾豪饮下三杯便离开了吵闹的军营。他坐在远处的帐篷看那边灯火通明,又回想起今天那个吻,又回想起小齐身上的温度。他暗暗自责没有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便吻了下去。
    齐之侃的突然闯入,打断了蹇宾的沉思。“王上,何不与众人共话美酒?”齐之侃的脸红红的,不知是醉的还是动了感情。蹇宾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起身抱住了他,装得烂醉成泥,他堪堪地挂在齐之侃身上,齐之侃怕摔着了他,急忙回抱住他。“小齐啊……你说我除了你还有几个能信的将军!一个个谄媚的话说得好听,背地里争权夺利,打得你死我活,我不想你卷进纷争。”他把头埋进齐之侃的颈窝里,顺便伸手散开了小齐原本束得整整齐齐的长发,黑亮柔顺的头发如瀑般散下。他把唇贴到齐之侃的下颌,又慢慢下移,一只手不自觉地紧紧扣住齐之侃的双手。齐之侃被摁倒在桌子上,衣服凌乱着,却又挣扎不得。蹇宾把唇贴上齐之侃的耳朵,身子紧紧地压住齐之侃,缓缓说道:“小齐,你要记得,只要我在,没有人能伤害你。”蹇宾凝视着齐之侃的双眼,很是坚定。齐之侃的眼睛里浮起了一层水雾。他,很感动。他深爱着的王上,也这般深爱着他。“小齐,仗打完了,你不用再奔波劳苦,就安心待在我身边,听见没?”齐之侃郑重地点点头,盯着蹇宾微微发红的唇,又慌忙低下了头,只在蹇宾看不见的地方,偷偷地弯起了嘴角。
    班师回朝那天,蹇宾站在高台上,他的身边,是他的小齐。若说蹇宾这一生,他唯一想与之并肩而立的,唯一能与他并肩而立的,偌大的天地之间,惟有齐将军一人。“尔等听令!即日起我们便赶回天玑,与家人团聚!大家先歇息片刻,回城的路还长着呢。”蹇宾悄悄伸手握住了齐之侃的手。小齐,我们的路,也还长着呢。
   
   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