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雪佀days

与蹇与齐{甜篇}

  易恩生日快乐😄😄😄

  蹇宾从噩梦中惊醒,浑身大汗淋漓。他猛地坐起身子,痛苦地捂住胸口,大口的喘息着。蹇宾用颤抖的声音,喊着齐之侃的名字:“小齐……小齐……回来……别走!”
    房门外正在为蹇宾守夜的齐之侃听到内室的动静急忙推门走了进去。他来到蹇宾床边,俯身行礼:“王上,属下在这儿,发生了什么事?”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棂洒进屋内,正洒在齐之侃的身上,头发上。为他(小齐)染上了一层朦胧,他变得那么不真实,仿佛随时都会永远地消失。蹇宾突然慌了,他顾不上穿好鞋袜,赤着脚下了地,颤抖着一把将齐之侃抱进怀里。齐之侃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:“王上,您怎么了?”蹇宾的双手渐渐收紧,像是要将齐之侃融入骨血。他低声说道:“小齐,本王没事,本王就是想你了,你让本王多抱一会儿好么?”齐之侃没有再问什么,他只是乖顺地侧了侧身子,好让蹇宾抱得舒服一点。齐之侃悄悄将自己的脑袋贴近蹇宾的胸口,听着那擂鼓般的心跳声,齐之侃英挺的眉峰微不可闻地蹙了蹙。到底是什么事情,能让他的王上紧张至此?齐之侃感到自己的心口一阵疼痛,他心疼这样的王上。
    蹇宾静静地抱着齐之侃,贪婪地感受着他身上的温度。刚才的梦,仍让他心有余悸,梦里的小齐也是被他抱在怀里,可是太过冰冷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活人该有的温度。颈间巨大的伤口,像一柄利剑,狠狠地刺进了他(蹇宾)的心里,鲜血淋漓……
    蹇宾不敢再想下去。他将下颌轻轻地抵在齐之侃的额头上,一手抚摸着他(小齐)及腰的柔顺长发,一手又悄悄将他抱紧了些。他实实在在地感受到掌心下属于齐之侃的温度。是了,这才是他的小齐,会对他微笑的小齐,不顾危险为他征战沙场的小齐……这是,活生生的小齐啊。他此生最大的温暖,只有他(小齐)在他(蹇宾)才会安心。
    “小齐啊,刚刚本王做了一个梦,本王梦见……梦见小齐为保住本王,自尽了……”蹇宾哽咽了。痛苦的蹇宾没有发觉,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他怀中的齐之侃,身子一僵。
    齐之侃心头巨震。不错,他是存了这样的心思。这天下已经不太平了,谁也无法预料到自己下一刻是生是死。他唯一能做的,便是帮王上守好这国家。若有一天守不住了,那他即便是死,也要护王上周全。因为,他的王上,才是他心中要守的全部啊。
    “小齐,本王向你道歉,本王不该疑你,以后再不会了,小齐,陪在本王身边好么?若有一天……小齐不在了,那本王,也该不在了……”齐之侃急忙捂住蹇宾那两片轻启的薄唇:“王上莫要胡说,王上定能长命百岁!”蹇宾轻声笑了:“小齐,本王不求别的,只求你能平平安安,你若平安了,本王便平安了。”王上是知晓了他的心思才将这番话说与他听的么?王上,我从不曾怪过你,因为我明白你肩负的责任。你可知道,我对你的心意从没有因你对我的怀疑而动摇过一分。王上,小齐这一辈子都会跟着你。小齐,不会跟丢的。
    齐之侃伸出双手回抱住蹇宾,柔声说道:“王上,地上凉,您该回床上休息了。更深露重,您小心身子,别着了凉。”“小齐,外面天寒,今晚在本王这里睡下吧,你也该好好休息。”蹇宾一边说着,一边用修长的手指帮他脱去衣服外面的软甲,解开束发的软带。齐之侃乖乖地任由蹇宾动作,他(小齐)永远不会违背他(蹇宾)的意愿。
    蹇宾拉着他走到床边,和衣躺下。然后齐之侃感到自己被搂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蹇宾的气息扑面而来,那是能令齐之侃安心的味道。齐之侃看着蹇宾微闭的双眼,舒展的眉头,听着蹇宾平缓均匀的呼吸声,轻轻的笑了。他悄悄从被子里伸出手,细细地勾勒着蹇宾细致的眉眼,好久好久,他声音极小的说了句:“王上,小齐爱你。”说完后他紧张地看着蹇宾的反应,见他好像没醒,这才舒了一口气,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颊。齐之侃心满意足地缩进蹇宾的怀里,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声,安然睡去。
    齐之侃不曾想到的是,在他睡着后不久,蹇宾便睁开了眼睛。蹇宾一直装睡,就是想看看小齐的反应,没想到却有了这意外之喜。原来小齐对他也是这般深情。他想起平日里小齐闷闷的性子,怕是严刑逼供都不会对他吐露内心的情意。蹇宾深深地叹了口气:“任重而道远啊……”不过他的小齐,还真是可爱。蹇宾将齐之侃露在外面的手塞回被子,轻轻地吻上了齐之侃的额角,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:“小齐,蹇宾也爱你。”他小心地拿过齐之侃的一缕头发,与自己的紧紧系在一起。结发,结发……
    小齐,这一次,蹇宾绝不负你。
    小齐,蹇宾想要的,是与你的一辈子。

评论(8)

热度(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