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雪佀days

与蹇与齐之愿与君同归去【上篇】

纵使命运无法更改
我亦想与你相拥长眠
碧落黄泉
血冷山河
此生惟有初心不曾改变
  

    那日城楼之上,齐之侃心情沉重地听着斥候的回禀。当听到百姓之间流传的“遖宿王要屠城”时,齐之侃的心抽痛了一下。民心已然动摇。他知道,这场仗,他已经败了。败的彻彻底底。“王上,属下有罪,属下已无法替王上保住这截水城,这下,竟也无法保住这截水城中的百姓了么?”齐之侃痛苦地闭了眼睛,随后扯起一抹无奈的苦笑,喃喃道:“俗话说,文死谏,武死战。我到底还是没能死在阵前。”他看着城楼上被卷挟着黄沙的大风吹得猎猎作响的“蹇”字大旗,心中泛起一阵酸楚:“王上,属下这次怕是回不去了。”他压下心中翻涌的情绪,对着斥候说道:“你去告诉遖宿王,只要他肯善待我军中的将士和城中的百姓,我便即刻打开城门。”
斥候领命而去,只留下齐之侃一人,齐之侃负手而立,看着这腥风血雨的战场:“王上,若是属下未能替您守护好这江山,您会责怪属下吗?这战败之名,就由属下一人担着吧……”
城门已开,截水城已破,齐之侃静静地站在城门口,听着催魂的马蹄声由远及近,仿佛为他即将消逝的生命奏响最后的乐章。转眼间,一队人马已在身前。为首的,正是遖宿王毓埥。
毓埥看着面前这个白衣黑发,眉清目秀的少年将军,不免有些惋惜。他可是亲眼见他在战场上的用兵如神,所向披靡。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。但他也深知,这样的人若不能为己所用,留着必然是一个巨大的祸患。毓埥叹了口气,轻轻的挥了挥手,一个侍从便端着早已准备好的毒酒,走到齐之侃身前。
齐之侃平静地看着面前的毒酒,他早已料想到这个结局。遖宿王算是个明君,想必不会真的屠杀城中百姓。将士们放下兵器不再反抗,也会得到善待。只是他这个将军,是非死不可的。如果他活着,将是遖宿最危险的隐患。单凭这点,他齐之侃的性命,断然不会被留下。罢了,如果他的死亡能换来满城军民的平安,他虽死未悔。
纤细修长,骨节分明的手执起酒杯,齐之侃用带着薄茧的指尖轻轻地摩挲着酒杯上的花纹。片刻,他沉声说道:“还请遖宿王莫要忘了承诺。”说罢,他将杯中毒酒一饮而尽。
胸腹间猛然窜起一股剧烈的疼痛,齐之侃的嘴角溢出一缕鲜血,淌过修长的脖颈,染红了素白衣领。他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,缓缓倒下。
齐之侃仰面躺在地上,看着逐渐西沉的太阳带走天边最后一抹明亮,听着身后将士们悲恸地哭喊,感受着自己生命地慢慢流逝。身体的疼痛渐渐离他远去。少了这份疼痛的折磨,他的心中一片平静。他想着他在这世间惟一的留恋——他的王上。
“王上,当日一别,不曾想竟是永别……”
也许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,就是没有告诉王上他对他的爱。这份超越君臣之情,救命之恩的爱,注定要被他深埋于心中,这是他注定要带入坟墓的秘密。
齐之侃轻轻弯了弯嘴角,缓缓闭上了饱含深情的双眸,任由那无尽的黑暗将他慢慢吞噬。
无人看到,他眼角落下的一滴清泪,滑过鬓发,坠落在漫漫黄沙之中……


看文愉快。
因为明天是我十八岁的生日,所以这篇算是写给我自己的生日贺文。一共分上下两部分,这算是上篇,明天会来更新下篇。上篇是悲,下篇肯定是HE啦。这篇的蹇宾,只是活在小齐的回忆里。下篇会有他的出场。不多,但是很重要~
相信我,我也是爱小齐的。但是越爱他就越想虐他。2333333~

评论(2)

热度(17)